通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p阿涛的故事一p

2020/05/22 来源:通州信息港

导读

阿涛的故事(一)阿涛,出生在河南一个农民家庭,爷爷是初中老师,爸爸和妈妈是农民,后来在街上做起来服装店的生意,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阿涛

阿涛的故事(一)

阿涛,出生在河南一个农民家庭,爷爷是初中老师,爸爸和妈妈是农民,后来在街上做起来服装店的生意,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阿涛家是村里数得上的富裕人家。后来,阿涛的爸爸不甘心在街上做那个小生意,就做起了传销,赔的血本无归,没办法只能远走南方,把阿涛放到了爷爷家。

爷爷非常疼爱阿涛,同时对他也寄予了厚望,希望他有一天能金榜题名,光耀门楣。在阿涛眼里,爷爷是慈爱的也是严厉的,爷爷的脾气很怪,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在他五岁时的一件事。当时他正在堂屋地上玩可爱的洋娃娃,爷爷在看电视,突然爷爷满怀希望地问他,阿涛,以后上不上学啊?不上,阿涛没有丝毫犹豫。爷爷不甘心又问了两次,答案和第一次一摸一样。爷爷照阿涛脸上就是重重的一巴掌,阿涛莫名其妙,哭了个稀里哗啦。

后来上了初中,爷爷当了阿涛一年的班主任,第二年就病倒了,经过及时抢救终于好了过来。按照爷爷的要求,因为阿涛成绩不好,要在初一留级一年,因为有个混子表哥,阿涛整天也无心学习,虽然留了一级,但成绩还是不见任何起色。就觉得每天混着很爽,隔三差五打个架,调戏个妹子就是热血青春,活的非常带劲。后来进入初三,中考成绩连录取分数线一半都不到,只能再次留级了。在那段时间,阿涛是非常迷茫的,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感觉考上高中就不可能,其实在内心里,他是希望上高中然后上大学的。只是他自己都觉得希望非常渺茫,甚至他的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说,初中都上五年,那高中和大学简直不敢想想,他也不止一次地暗示爷爷,阿涛就是留级也考不上高中,最后还是要交高价。第一次中考完的夏天,他从河南来到了乌鲁木齐,他感觉那个夏天特别清爽,特别舒适,因为他见到了已经阔别六年的爸爸妈妈,他高兴地无以名状,但是笑容中夹带着淡淡的忧伤,虽然他的爸爸天天带阿涛到处游玩,他的妈妈天天给阿涛做好多好吃的,他的妹妹给阿涛玩所有好玩的玩具,但是这种忧伤总是挥之不去,也许是他们离开太久太久了吧。

从乌鲁木齐离开的时候,他有点依依不舍,但是相比于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乡,那熟悉的一草一木,那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玩伴和那个暗送秋波的她,乌鲁木齐根本不值得留恋。

他没有挥手也没有回头,就回到了河南老家,然后就拼命地学习,一年时间把三年的知识全部学完,如秋风扫落叶,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其中的艰辛,每天十二点多睡觉,凌晨四点多起床,先跑一个多小时的操,那时候还有30分的体育分,然后点着蜡烛看书到天亮,他们那一群人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都很充实快乐,阿涛每天迎着初生的太阳,走进饭堂,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这么努力了。

很自然地,阿涛以超过录取分数线一分的成绩被县里最好的高中录取了,当他在乌鲁木齐接到爷爷的时候,他很平静,竟然算错了成绩。亲人们都高兴坏了,阿涛像完成了一项重大任务一样,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

后来,阿涛考上了军校,现在已经是一名初级基层干部了,每当回想起以前的事就感觉特别对不起爷爷和奶奶,特别不能原谅爸爸妈妈。他清楚地记得,处于青春叛逆期的他对爷爷的无端责难,他多么想再喝一口奶奶做的疙瘩汤,但是奶奶已经卧床不起好几年了。

增生性关节炎的发
拉肚子的饮食注意什么
韶关十佳癫痫病医院
南昌白斑疯医院
吴忠白斑疯医院
包头白癜风治疗费用
天津白癜风
秦皇岛治疗白斑病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