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特优仕光电殷慷平台越走越小威望越来越高

2019/08/15 来源:通州信息港

导读

从事照明行业20余载,他的经历可谓波澜壮阔,颇具传奇色彩。从复旦到飞利浦再到雷士,从大学老师到外企再到民企,每一次转换角色后的成就都为其个人

  从事照明行业20余载,他的经历可谓波澜壮阔,颇具传奇色彩。从复旦到飞利浦再到雷士,从大学老师到外企再到民企,每一次转换角色后的成就都为其个人品牌的树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如今殷慷执掌特优仕光电,以 创业者 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眼前,他坦言要完成之前想做而未能做的事:带领特优仕走向国际化。 但是不确定性太多,也不能想得太远。简单就是一种美,经营公司也一样,往简单的方向走,把事情做好!

  正如殷慷的挚友和惠照明丁建华所言: 殷总的魅力来自于20余年来对职业人生的成功设计以及对照明行业发展节奏的把控能力和所取得的成就 平台越走越小,威望越来越高。

  飞利浦十二年 在改变中成长

  丁:从复旦到飞利浦、到雷士、再到特优仕,几次人生的选择,除了客观因素外,肯定有个人的考量。比如初从复旦到飞利浦,由学术入商业,跨度这么大,能说说您当时的内心想法吗?

  殷:我是理科生,比较理性,需要对生活和未来有一定的把握,但又不希望太过于明确。留在复旦的话,未来的路就是 讲师、副教授、教授、系主任 ,给学生上课,做科研,未来的路很明确,也很好。

  但我突然就觉得,已经能够看到几十年后的状态,人生一望到底了。我是个追求效率的人,喜欢不断地有新的东西尝试,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这是我离开复旦的一个原因。

  选择去飞利浦算是机缘巧合吧,那时飞利浦刚进入中国市场,也正值外企在中国的蓬勃发展期,带来了耳目一新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和高速成长,有些朋友想去,又不好意思跟飞利浦谈条件,正好我对飞利浦有些兴趣,专业也对口,所以就打了头阵,去看看情况。然后从1995到2007,一呆就是12年。

  丁:从95年到07年,实际上包含了飞利浦在中国发展的关键十年,这期间飞利浦也经历了很多的变革,甚至生死关。是什么促使您在飞利浦做了那么久?

  殷:开始没想到会在飞利浦做12年,但这实际上和当时的行业发展有关。90年代,是飞利浦在中国高速发展的时期,那时它在中国是一个高速成长型企业。

  到90年代末,由于过度扩张带来的问题浮现,实际上快速扩张的企业都会碰到,比如现金流问题。进入2000年后,又碰到了一个较大的门槛 投入很大成本研发的发明、新技术能带来的商业价值却很短暂,所以飞利浦提出了 精于心,简于形 的口号,开始关注用户的体验,开始意识到市场的重要性。后来为了避免风险,它的组织架构变得更精细化,分工非常明确。

  所以,这些年来飞利浦本身一直也在改变、更新,每一个阶段都有新鲜的事情和挑战,给人提供了想象的空间和学习的机会。人在其中,也一直在更新进步,而不仅仅是学习理解了国际企业的顶层设计、公司架构、市场运营。

  丁:既然飞利浦提供了想象的空间和学习的机会,那又是什么促使你离开了飞利浦?

  殷:进入2000年后飞利浦在中国市场各方面都比较成熟了,但增长速度却越来越慢,已经看不到 成长 性了,随之而来的是大公司不可逾越的完善体制让你的想象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小,到后来发现一个礼拜只要用一天真正在工作上,也能解决一个礼拜的事情,大量的时间都耗在内部沟通上,这让我感觉不到效率了。

  实际上在飞利浦工作到第六年,我就提出了一次辞职,后来飞利浦总部同意我做一些改变,由我牵头规划成立一个新的部门,这样在这个新成立的部门我又坚持了六年。

  但接下来的几年飞利浦一直未能出现很好的成长,相反国内民营照明企业却表现出了很好的成长性,比如每年有 0%的增长,这让我看到了照明行业的另一个阵地,很有意思,也很有挑战性。

  雷士五年 寻求事业的突破

  丁:次是设计自己的人生,选择去了飞利浦。第二次实际上是出于寻求事业的突破,促使你在飞利浦工作12年之后的离职。选择雷士不再是机缘巧合了吧?

  殷:我基本上参与了飞利浦在中国市场的品牌创建和市场完善的全过程,从刚进入中国市场到成为照明行业的老大,任何外企都像是在这条曲线上的一个点,不能再做重复的事情,这是我当时的想法,所以离开飞利浦我不会再考虑选择到任何其他的外企去工作。

  那时 外企去民企 很少见,而且当时的雷士正处于股东风波,这意味着一种职业风险。很多人劝我:你的风险不在于行业能力,而在于你和未来老板之间的关系。虽然我没跟吴总合作过,很难对他作判断。

  但是在去雷士这件事上我的考虑是:首先雷士的成长性让我看到了民营企业真正的活力和崛起,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阵地;其次在股东风波中,经销商、供应商等很多人义无反顾地支持吴总,我就觉得这样的老板还是靠谱的;另外当时因风投的加入,雷士的股权结构也有了调整,决策有了相对的平衡性,我觉得这也是个保险。

  丁:从成熟的飞利浦平台到雷士这样一个很个性化的民企平台,肯定会碰到一些不适应,甚至是风险,难道没有犹豫过?

  殷:我做决定是很快的,但做决定之前也是有很多思考的。去雷士也是这样,当时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也预想到企业文化等的一些差异,所以我把底线放得很低,坏是做2年,然后什么都不是,就当是免费去读个EMBA,而且还可以操盘,还有工资领。所以这样把心态都放松放宽了,也就能比较容易接受困难和挑战,把事情做好。

这么酷的远程医疗亭公司怎么就破产了呢
新零售的典型切入法:一米宽一百米深
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小创业者如何突围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