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东皋传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通州信息港

导读

东皋中学虽然不大,在县城的国立中学里也算一所名校,名人画像和语录熏陶着校风,光荣榜、栏引导着学风,历年来的教学成绩吸引着家长们。在择校的

东皋中学虽然不大,在县城的国立中学里也算一所名校,名人画像和语录熏陶着校风,光荣榜、栏引导着学风,历年来的教学成绩吸引着家长们。在择校的大气候下,尽管教育局频频出台政策进行限制,也是徒劳,东皋中学年年爆满,每班一百多人,教室里十分拥挤,到处都是书和书包,所幸张骐不胖,在狭窄的课桌间挤进挤出算不上难受的。学校给每位老师配备了麦克风,还好都能听得见。张骐喜欢这所学校,不是因为人多,而是这里有良好的竞争气氛,喜欢一三(七)班的同学和老师以及每天发生的故事。  (一)陷害忠良  那天的地理课,张骐料定赵晓东一定终身难忘。  赵晓东成绩不好,不是不聪明而是根本就不想上学,因为父母之命才决心“把牢底坐穿”。他妈妈在家种着地,闲时上市打个临时工什么的,爸爸常年外出是个农民工,现在农民工工资不拖欠了,家里也盖上了新房,但还是缺钱,一天都不肯闲过。别人都怕叫家长,他赵晓东不怕,家长一心想着赶快离开,好去挣钱,不管老师说什么,就这两句:“叫他上吧,好歹混个毕业,这么小你教他干嘛去?”以不变应万变,老师也懒得教育他的家长了。  说来也只是成绩不好,但赵晓东从来不违反纪律,不“祸害”同学,跟老师对着干的事从来找不到他,就这样一个良民,老师都不放过,还有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好端端一个青春少年,他不听课,你让他像和尚一样打坐啊?  那天第三节是数学课,不到十分钟,老师就把新知识讲完了,然后开始练习,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唰唰唰地写呀写,写了满满一大黑板。完了粉笔头一抛,划一条弧线,准确地落进讲桌的纸盒里。  这时,我们的勇士赵晓东,在众人诧异的目光注视下,迈着虎虎生风的步子,兴冲冲走上讲台,拿起板擦“挥斥方遒”,三下五除二将所有的题擦了个一干二净,转身恭敬地看了老师一眼。走下讲台的时候,奇怪地发现老师的眼睛瞪得好大,他有点诧异,却感觉像做梦一样。立刻,全班爆笑,笑作一团。他的脑子嗡的一声,只听老班一声怒吼:“你给我回来!”。笑声戛然而止,骤起骤落之间步调出奇地整齐。  老班看着赵晓东,厉声问:“你撒什么癔症?把我出的题都给擦了。”又是一阵大笑。  什么?把题擦了?我擦掉的是老师出的题吗?难道不是让我擦黑板吗?同学们的笑声犹在,洞天石扉訇然中开,这时候赵晓东才真正从睡梦中醒来。怪不得前排的刘一平那小子趴在桌子上笑得浑身颤抖。好哇,陷害我。赵晓东恨得牙根疼。  赵晓东上课爱睡觉是众所周知。叫家长的办法都试过,一点改变都没有,老师们也就歇了心,有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不影响其他的同学,不影响教学秩序也就算了。  有一次期末考试,监场老师一时之间尴尬不已。为了防止抄袭,本校初二和初一交叉安排考场,安排了教师交换监考。监考老师发现有个叫赵晓东的同学睡着了,有心叫醒他,但是一看试卷,这位的答题卡已经涂好了。赵晓东不但涂好而且超额完成了任务,总共48道题,他涂了卡上全部60个黑方块,想涂哪个涂哪个。据说才子徐庆利用答题卡,涂成了四个大字“老子不会”,他赵晓东不逆反,就是爱睡觉。交卷时间到,两个监考女老师以快速度把卷子收起,可是到赵晓东,犯难了,我们这位睡得正香,老师喊了两遍:“同学,交卷了。”有的同学帮忙喊:“下雨啦”有的喊:“放学了。”推一推他哼一哼,监考老师擎着卷子,又不敢用力扯。这小子把人都丢到外校去了,看着一筹莫展的监考老师,张骐怒从胆边生,他拨开讪笑的同学,走上前来,冲着赵晓东的凳子腿儿就是一脚,赵晓东眼睛红红,“嗯?”一声,迷迷糊糊抬起头,一串清澈的哈喇子以极快的速度从嘴角淌下来,有诗云:“攀荷弄其珠,荡漾不成圆”,一抬头,肘下的卷子不由得被松开,收卷老师趁势一拽,配合极好,卷子既没有扯烂,也没有污毁,全场更是哈哈大笑。笑什么,谁还没有点儿“名人轶事”。  数学课是老班儿的课,不该睡着。活该遭人暗算,不过,冤有头债有主,咱们回头再算账,他咬着牙低下头说:“好吧,老师,我错了。”  老班儿压着怒火说:“你先坐下”,然后抬高声音说:“大家翻开练习册……”老班儿就是老班儿,这都能忍。  下课铃响了,老师宣布下课,然后冲着赵晓东说:“你跟我来。”  师生二人走出教室,后面就再也抑制不住了,放声大笑,拍桌子,吼叫。二人刚进办公室门,有人来报:“老师,肖志杰和刘一平打起来了。”老班儿把教科书往办公桌上一摔,“他俩凑什么热闹,反了他们了哈,把他俩给我叫过来。”肖志杰是赵晓东的同桌,老实巴交一大个儿,从来不招谁不惹谁,这回“将军一怒”你猜是为啥?原来,肖志杰刚才也没好好听课,也不知老师讲到哪里了。突然,前面的刘一平转过身,眼睛指着睡得正香的赵晓东,冲肖志杰说:“叫他呢,擦黑板。”肖志杰慌忙捅醒同桌赵晓东,有了刚才的一幕。  俩学生打架,派个学生可拆不开。王老师扔下赵晓东,一个人回了教室。教室里早就乱了套,日光灯在天花板上晃荡,桌子凳子东倒西歪,书和书包被踩踏,还有的飞上了屋顶。“油瓶儿,你个贼渣子,坑你爷爷,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话间抄起一个书包扔过来,一个女生心疼地喊着:“我的书包!”追了过来。刘一平慌忙抄起一根凳子腿挡开飞来的书包,喊道:“你小子来真的是吧!”。有人喊:“你踩了我的书!”有人喊:“打起来喽!”有人喊“别打了!”女生在尖叫。突然有人说:“老师来了。”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只剩下红了眼的肖志杰站在中间,不服地呼呼喘气,刘一平灰溜溜地收拾着自己的书。王老师没有喝止,而是俩眼瞪得滴流圆,怒道:“打,接着打!”  王老师带着刘一平和肖志杰回到办公室,赵晓东正在接受办公室里其他老师的询问。除了说服压制,少不了又要申明厉害、化解矛盾,三个人各自受教领罚。  完成了两个班的课堂教学任务,又提起精神来整这一番杀伐,人都走了,王老师感到浑身没了一点力气,像一件大衣颓然倒在椅子里。  (二)年度整人  自从那次被陷害后,赵晓东上课不睡觉了,总是拿着课本,坐得可端正了。老师们看到他的变化都很欣慰,老班儿还表扬过他几次呢,说他本是个好同学,他的转变是有目共睹的,希望大家帮助他向他学习。赵晓东谦恭地笑笑。要不是地理老师闹出点事端来,这样的结局多好。  地理老师讲课与众不同,她讲课不在讲台上。一上课先在黑板上画一张图,教案放在讲台上,然后,她下来站在课桌间,和学生一样冲着黑板,边走边讲,时不时回讲台标注一下重点,写写小标题。所以她的课没有人敢在下面做小动作。  讲着讲着,老师声音的行驶速度加快了,朝着后边,感觉好像是冲过去的,走到赵晓东身边停下,所有的眼睛都追随过来,只见老师威严地说:“站起来!”赵晓东合上书,无辜地站起来,老师换了温柔地声音说:“可以让我看看你的书吗?”周围的同学开始“呲呲”窃笑。赵晓东万分无奈地打开书,老师一把夺过来,高高举起给大家看,像举着一面胜利的旗帜,厚厚的书中一个深深的槽,槽里镶嵌着一部手机,做工精细严丝合缝,厚厚的书本要一张张刻下去手机的厚度而不撕坏,非一日之功。不由得佩服赵晓东的机智和“刻苦”,简直与古人凿壁借光异曲同工。在同学们哄笑中,赵晓东低下头,老师说:“让我们看看咱们这位看的什么小说,哦!”老师抠出手机,拿起来看,人们拭目以待。老师美妙的声音好像是在对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说话:“《坏蛋是怎样炼成的》!想当坏蛋了是吧?先看兵书是不是啊?”  老师拿着手机温柔地说:“好了,你坐下吧,手机让你家长来领。”回头补充一句却不怒自威:“不要也不行。”老师把书扔到讲台上,拿着手机又走回来了,同学们很诧异。到赵晓东面前三捏两捏打开照相功能说:“不过我得给你照张相,我那里缴上来一手提包手机,到时候我怎么知道这个是你的。”赵晓东小学的时候早已经练出来了,“脸皮子城墙厚,小钢炮子打不透”,常言说,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这个世界不要脸天下,所向。地理老师这一招狠啊,杀人不见血啊!赵晓东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老师拿着刚缴获的手机,对准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赵兄,笑着说:“笑一个!”咔嚓一声,拍下了世界上难以拿捏和难以捕捉的表情,这张照片若是拿来参赛或者参加摄影作品展一定能够先声夺人。地理老师因此举被同学们评为“年度整人”。  地理老师回到办公室翻开镶嵌手机的书槽说:“你们看看这招高不高!这回非叫他家长不可。”王老师知道了是七班赵晓东的,她说:“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忘了他家长那个样儿了?叫八趟来不了一回,还不是怕耽误了挣钱?来了也是那两句‘让他混到毕业吧,这么小干嘛去’不如,直接找他本人。”  赵晓东低着头来到办公室,地理老师说:“找你们王老师去吧。”赵晓东站到王老师面前做好了挨训的准备,王老师说:“赵晓东啊,赵晓东,你说你这一次次的,是不是想让家长和老师两端对话,从而释放了你啊?”赵晓东抬起头说“老师,我就想呢,咱们学的那些什么几元几次方程组啊函数啊,有什么用?”地理老师走过来说:“学地理也没用吗?”赵晓东一看这阵势,二比一,有点紧张,小声说:“有用的东西,考试的时候才占几分?再说了,你看看报纸,大学生都去卖油条了,就算你是研究生博士生怎么了?照样找不到工作,拿个初中毕业证吓唬谁?你去人才市场亮亮,不被人当神经病抓起来才怪。文盲不文盲咋的啦?混成大老板的哪个是当年上学成绩好的?”赵晓东说着说着还来了情绪了,将来自家长、学校和社会的长期的压抑一股脑发泄了出来,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好口才。王老师说:“怎么说你也得学啊,谁家孩子不都这样过来的。中国就是这国情。”王老师突然觉得自己的回答弱爆了。  课间十分钟很短,岂能解决这么大的问题,王老师说:“这样吧,你先活动活动准备上下一节课,下午一节,再来找我,我还有别的班的课。”  (三)哥德密斯  一天八节课,一节才是自习,同学们盼望这一节课,不只是为了自由,更是为了在这宝贵的八分之一在校时间可以写写作业,缓冲各个任课老师施加的压力。  上课铃刚响声,英语老师就空着手朝这边走来。李瑞东一个跳进教室,他是班里的瞭望哨。只见他双手围在嘴边做喇叭状,大声喊:“不好了,哥德密斯来了!”  老师们都被所教科目来称呼,除了老班儿和“千山鸟飞绝”以外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英语老师“哥德密斯”,这个雅号来自于他脸上疙里疙瘩的青春痘和他每天领读的“密斯、斯密斯”。在所有的老师中这位英语老师算是年轻的,可是在学生心中他并没有因为年龄和学生接近的优势更受欢迎。  大家不喜欢“哥德密斯”,他的英语水平高不高不知道,学校安排了,就只能毫无选择地跟着他学,但是大家都知道,“哥德密斯”上学的时候语文一定学得不好,他喜欢引用一些古人的诗句来显示自己博学,比如曹操的“东临碣石”他说成“东碣临石”,大家笑,他不知道大家笑什么,也跟着笑,同学们就私下互递眼神。  让人恶心的是,一旦有上级检查或者听课等活动,他总是事先演练两遍,为给领导留下教学效果好的印象,约定只要老师提问大家都举手,真会的举右手,不会的举左手,结果被叫起来的回答都正确。等正式听课的要来了,他就会吩咐学生在教室里洒水,然后衣着鲜亮,头发丝丝不爽,像新郎官一样意气风发地闪亮登场,按照彩排的程序熟练地表演。  自习课总有那么一两个老师爱占利用自习课补充他上课没有讲到的,事实又屡屡验证“水大泡倒墙”的效果,抢占自习课的科目总是成绩好。全班齐声哀叹“啊?!”不用猜,一定是又要抢占自习课了。  可是有一个人很开心,那就是赵晓东,有老师来讲课,哈哈,不用去办公室聆听老班的教诲喽,希望“哥德密斯”明天还来占自习。  (四)打坐也是功夫  这一次,大家猜错了。“哥德密斯”进来就抱起了双肩,站在讲台上,一语不发,等大家安静。“哥德密斯”放松状态的表情就是左边嘴角上翘,从侧面看好像在笑。可是今天“哥德密斯”左边的嘴角没有翘起来,同学们意识到有点异样。“哥德密斯”开口了:“太不像话了。”  全班都低下头。事实证明这种低头的姿势有相当的承受力。  “哥德密斯”怒气冲冲地一拍桌子,问:“谁干的?”好多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哆嗦,迷惑而惊异的眼睛,在英语老师疙里疙瘩的脸上逡巡,想要搜索答案。  “是谁把教室墙上的插座里塞满了粉笔?啊?”全班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黑板旁边插录音机的插座,一下子全都明白了,有窸窸窣窣的窃笑声。 共 1231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医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好
女性癫痫病患者应该怎么生孩子
标签

上一页:那琴声划过凄美

下一页:五言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