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2019/07/26 来源:通州信息港

导读

陆子宁见状,叹了口气,上前把糖果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了上。≧杂≮志≮虫≧狂沙文学网整个过程糖果也没有醒,但是眉头却一直皱着,可见即便是睡着了,

陆子宁见状,叹了口气,上前把糖果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了上。≧杂≮志≮虫≧狂沙文学网整个过程糖果也没有醒,但是眉头却一直皱着,可见即便是睡着了,心里也并没有多放松。陆子宁坐在边,帮她把被子拉上以后,又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才站起来,看向糯米和骆隐。“让她睡会儿吧,应该是太困了,昨晚她因为要跟你出来,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睡,今天早起更是早早的就醒了,刚才又哭了一阵,应该是累坏了,让她睡会儿吧,睡会儿就好了。”陆子宁说完,就打算帮果果关上门。但是骆隐却一下挡住了,“我,我进去陪会儿她。”陆子宁挑了一下眉,“你那边的事处理好了?趁现在,去把那边的事处理一下吧,省的到时候果果醒了,你又是左右为难。”骆隐收回手,微微叹了口气,“那果果醒了,你给我说一声。”“嗯。”陆子宁其实不是不怪骆隐。看着果果这样,他不心疼不生气是假的。但是,骆隐是什么脾,他再清楚不过了。他从小到底就是一个玩玩闹闹的格,不管是学习也好,还是谈恋交女朋友也好,对他来说,都跟玩似得,从没认真过。若说他长到这么大的人生轨迹中,能找出一两件认真对待的事或者人的话,那么果果就必定是在其中的。这个,陆子宁一点都不质疑。所以,大概这一次,他也是觉得,对乔思琪也是跟玩似得,能在一起就在,不能在一起就拉倒。所以,他才会那样当着乔思琪的面,使劲儿的对果果好忽略乔思琪,也导致了乔思琪怨愤越积越深。大概,当时的况,不要说是果果了,可能连他骆隐都没有料到事会发展到这一步。但,既然发展到这一步了,他该处理的,还是要去处理,涨教训吧“饿吗?”陆子宁关上门,看着糯米低声问了一句。“还好。”只剩下两个人了,糯米就又觉得目光有点无处安放了。有点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也有点怕他再对她做什么。但是还好,陆子宁只是笑了下,就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现在果果睡了,咱们估计是没办法出去吃饭了,只能委屈你陪我在这里吃了。”说完他拿起手机,拨了出去,“想吃什么?海鲜?”“随,随便吃点就行。”陆子宁挑眉笑了一下,直接点了几个菜,点完以后,就发现糯米正在惊讶的看他。“怎么?”他问了一句,那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但是却低沉好听的让人耳朵发麻。就像是糯米次在耳机中听到宁守一诺的声音的时候的感觉一样。好听的,让她心里都跟着一颤。她赶忙移开了目光,“你,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陆子宁笑了下,抬手帮她把额前的碎发顺到了耳边,“你小时候就吃这些,我一直都记得。”糯米一愣,回头有些傻傻的看着他。陆子宁也勾唇看着她,两人目光想接的瞬间,糯米的心脏猛的就缩了一下。紧接着,她就看到陆子宁抬手,原本她以为他又要抱他什么的,却没想到,他却捧住了她的脸,“诺诺,你可知道,我这些年有多想你?你个小没良心的!”糯米怔怔的看着他,现在她所有的感官似乎都已经被他的手吸引走了。他的手就那么包裹着她的脸,他的眼中全是她的倒影,脑子像是当机了一般只剩下了一句话。宁宁来了,她又见到宁宁了。“宁宁”呢喃般,糯米无意识的叫了一声。陆子宁目光猛的一闪,低头,往她粉嫩的唇靠近了过去。砰砰,砰砰,这是糯米现在能听到的声音了。她自己的心跳声,响的,像是要把她的耳膜都要震破了一般。她手下下意识的抓紧了下边的沙发罩,紧张的看着眼前陆子宁无限放大的脸。“宁宁!”糯米忽然一把推开了他,转跑进了卫生间。陆子宁:“”半晌后,他叹口气笑了起来,太着急了,怎么,就没控制住自己想吻她了呢?她明显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忽然出现的事实,哎!陆子宁郁闷的到了卫生间门口,还能听到里边水管刷刷的声音。“诺诺。”陆子宁低声叫了一声。糯米在里边子猛的一僵,刚才才用凉水冰下去的脸上的度瞬间就又升了上来。“快点出来,饭菜马上就到了。”糯米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紧紧的咬了一下唇,才拉开门走了出去。出去就看到陆子宁正在门口守着,挑眉看着她。“那,那个,我不吃了,我先走了,我”陆子宁一把就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她,“别怕,我不做什么了,坐下来,陪我吃顿饭,然后咱们一起聊会儿天。”糯米转头看他。陆子宁笑了一下,“刚才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糯米咬了下唇,清了下嗓子,“那个,你,你明天带着果果去我家吧。”“好。”陆子宁拉着她坐了下来,没多长时间,客房服务就把饭菜送了过来。糯米这么多年来吃饭的习惯都没有改变,两人这么多年没见,陆子宁对她的胃口把握依然准确的要命。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全都清清楚楚的。喜欢吃的,放到她的面前,不喜欢吃的全都挑出来放自己碗里。“你不用管我,我自己来就行。”陆子宁动作一顿,抬头看她,“让我满足一下行吗?都想了多少年了,终于又能从新照顾你了,你就这么拒绝了,太残忍了吧?”糯米:“”他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看着陆子宁一筷子一筷子的给她夹菜,糯米的唇角也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陆子宁时不时的跟她说两句笑话,两人之间的氛围,终于一点点的融洽了起来。没有了刚开始见面的时候的别扭,也没有了刚才差一点接吻的尴尬。“我记得,你喜欢吃笋芽的,现在还喜欢吗?”糯米夹了一个笋芽,眨着眼睛问陆子宁。陆子宁笑了下,“诺诺啊,我感动死了,你竟然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糯米把笋芽放到他碗里,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我本来也以为我全都忘了,但是,看到你以后,所有的一切,就又都想了起来。”她低着头,看着桌子上的菜发呆,“可能,一直根本就没有忘,只是我生气,所以我不愿意想起来罢了。”“你在气什么?”陆子宁挑眉看着他。“我气你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来看过我,也没有联系过我,我以为,你把我给忘了。”糯米说着,当年被遗弃了般的委屈,又涌了上来,在她心里翻涌着,也恼他,为什么没有忘,但是却这么久都不联系她。这么久都不联系,现在又忽然出现做什么?想起来就过来看看,想不起来就往一边一丢好几年吗?“我怎么敢?”陆子宁无奈我叹口气,也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当初有人走的时候哭着喊着说,如果我敢忘了她,就跟我没完,我怎么敢忘呢?一分一秒,都没有忘过。”糯米看着他,“那你这几年怎么一直都没有联系我?”“这样冤枉人可是不对的啊,谁说我没有联系你?”糯米挑着眉瞪着陆子宁,“你蒙谁啊!你就是没有联系,联系了我还至于那么生气吗?连你的照片都给扔了!你别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把我给哄过去了!”陆子宁忽然失笑,刚才从见面以后,她就一直腼腆的厉害,使得他原本以为,这么多年来,她竟然转成了小绵羊了。却不想,只是没有露出真面目而已。嗯现在的样子,更惹人喜欢了。“瞧你那凶样,难道我还能骗你?”“诺诺,你知道我喜欢你喜欢多少年了吗?从小时候,我就一直是喜欢你的,不是朋友那种喜欢,是想一辈子对你好的那种喜欢,你明白吗?你觉得,在那样的状况下,我会不联系你吗?”糯米怔了一下,惊讶于他说他从小就对她是那种感,同样也惊讶于,他竟然真的联系过她?可是,她明明没有收到过啊。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其他的消息更是一点都没有。“刚开始的时候咱们是一直联系的吧?”糯米点点头,“我说的是后来。”“后来,我联系你的时候就联系不上了,手机关机短信不回qq也不上了,然后我问了米娅阿姨,才知道你因为学习太差,被没收了所有的电子产品。”糯米:“”糯米微微有些尴尬,但是片刻后她就又皱起了眉。“那也不对啊,我确实是被我爸没收过一段时间的手机电脑,但是,也就不到一个月啊,你难道一个月联系不上就放弃了吗?”陆子宁挑眉,“一个月?我整整联系了你两年!你的手机都一直是关机状态!”“不可能!”糯米瞪着陆子宁满眼都是不相信,“我后来一直都开着机的!”陆子宁皱了一下眉,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诺诺,你后来换手机号了吗?”米诺点了点头,“换了,反正你也不联系我了,我就直接换了。”“没良心的小丫头,我不联系你,你难道就不知道联系我吗?”“什么时候换的?”糯米郁闷的撇撇嘴,“大概你不联系我半年以后吧。”陆子宁有些郁闷,他觉得自己应该已经猜到了个差不多。估计,应该是有人在诺诺手机上做了什么手脚,比如说,把他的号码设置成黑名单什么的。而这个设置黑名单的人,不用想,他也都能猜到是谁了。他那时候也是太小,太傻了,自己用手机打不通糯米的电话的时候,竟然就没有想过用别人的手机给她打一个试试,就一直傻乎乎的以为,糯米真的是被她爸爸的没收通讯工具了。陆子宁有些无力,当时若是诺诺肯主动联系他的话,他们说不定就不会错过这么多年了。糯米也有些后悔,“我,我以为你有别的朋友了,就不好打扰你了。”陆子宁:“”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抬手一下捏住了糯米的脸蛋,“你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以前跟我说要是我敢忘记你就跟我没完的那种劲头呢?”“就算我真的有了别的朋友不联系你了,你也该去找我算账啊!你气死我了!”糯米皱着眉,“真是我爸做了手脚了?”陆子宁叹了口气,“八成是了,看来,我以后要追你,还是要费一番力气的。”糯米脸上微微有些不自然的瞪了他一眼,“说的好像没有他,你就不用费力气了似得。”“费,费,我们家诺诺是难追的。”陆子宁看着糯米,勾唇笑了起来,“我一定加油追,行吗?”“这还差不多。”糯米也跟着笑了起来。九年的时光似乎这这一刻消失不见了。刚见面的时候,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终于消失不见。他还是她,她也还是他。这么多年没见,原本以为早就已经丢失了的那个人,回头却发现大家原来都还在原地。他们还可以这么开心的聊天,还可以对他肆无忌惮的撒发脾气,还可以看着他这样带着宠溺的目光对她笑。“宁宁,我很开心。”糯米说。陆子宁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我也是,竟然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糯米勾唇笑了下,靠在他肩膀上,“看我回去找我爸爸算账。”“别,还是别了,你一找你爸算账,我估计你爸说不定又得把我的名字加上一层黑了,我还想以后好好的娶他女儿,当他女婿呢。”糯米:“你能不能正经点了?”“好,正经。”陆子宁抱着糯米在她发间落下一吻,“诺诺,做我女朋友吧。”糯米子僵了一下,转头看他,半晌才忽然收回目光,“不行,哪里就能让你这么容易追到!”陆子宁笑了下,“好吧!那我再努努力!”“累吗?去休息会儿。”“方便吗你这里?”陆子宁挑眉,“有什么不方便的,走。”陆子宁说完拉着糯米进了房间。房间不算大,但是也不小,放了张双人,还有一张桌子,阳台上还放着两张藤椅。糯米本来想去阳台看看的,想去看看海,但是陆子宁直接拉着她就把她拉到了边。糯米:“”“怎么,不敢睡吗?”糯米翻了个白眼,“有什么不敢的,小时候又不是没睡过。”她说完就直接上躺下了。但是躺下以后,就又开始有些忐忑,等会儿不会真发生点什么吧?看着她体紧绷的躺在那里,陆子宁坏坏的笑了下,直接坐到边,而后吧上的衣服扣子解开。“陆子宁!”“啊。”陆子宁回头看了糯米一眼,“怎么了?”糯米也看着他,“你,你不准脱衣服啊!”陆子宁挑了下眉,“我就脱个外,我里边还有衣服呢。”“哦。”“你就这么怕?”糯米直接翻过,背对着他。陆子宁利索的把外脱了放到一边,而后上,直接把她拥进了怀里。糯米子又是一僵,刚要挣扎,陆子宁温柔的声音就出现在耳边。“别怕,我什么都不做,就只抱着你,睡吧,诺诺。”糯米又怎么可能睡得着?即便知道他不会怎么样,也是睡不着。“要不,聊会儿天?”“嗯。”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着彼此不在边的时候的那些事,也从中寻找着彼此错失的那些,有他却没有自己的岁月。米诺一直在这边呆到天快黑才起离开。离开前她又忍不住有些担心糖果。“果果没事吧?这都睡了半天了。”“没事,她平时也这么能睡。”陆子宁安慰着她说了一句,“走吧,我送你。”到了门外,糯米忽然间有点不舍。“你们明天,早点过来。”“好。”陆子宁看着她,“诺诺,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题外话------滴滴打卡广告:玖玖新文宝宝们记得照顾下哦么么哒

长治哪家专治牛皮癣
酒泉研究院治疗性病
三明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云浮哪家医院白癜风治疗比较好
玉溪中心医院妇科官方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