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二泉映月那尘封的回忆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通州信息港

导读

今夜寂寥而郁闷,一曲悠扬的《二泉映月》,让那尘封的回忆,恍如满树的桃花,风吹雨打,纷纷扬扬飘落一地……  这一刻,悲悲切切的乐曲,起起落落的

今夜寂寥而郁闷,一曲悠扬的《二泉映月》,让那尘封的回忆,恍如满树的桃花,风吹雨打,纷纷扬扬飘落一地……  这一刻,悲悲切切的乐曲,起起落落的心境,竟荡漾出一句柔柔的心声:“哥,你或许已忘记我了吧?给你演奏《二泉映月》的小妹?听你说那过去的故事的我啊!……”  是的,说故事吧!只是我也忘记了,那么:真作假时假亦真,小妹就这样的听吧!……    那年十二月的一天,天阴沉,雾蒙胧,偌大的朝阳广场停满了欢送知青上山下乡的军车。远远的,背着个二胡的她,象花丛中的蝴蝶,静静的,却有一种雅致的韵味。她翩然飘到我乘坐的车前,低着头,象一枚青涩的果子,羞涩的不敢与人对视,只傻呼呼的站着。  “喂,”我走到车厢尾问道“你是不是想上车啊?”  “是呀!你们这车是不是到仙山啊?……”她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又赶快低下“我是仙山大队的插队知青,两个月前去的,能顺便坐这车吗?……”  “这样啊!”我莫明其妙的兴奋起来,向她伸出手,“我就是到仙山插队呢!那我们是战友了,赶紧上,马上要开车了呢!……”  “真巧呢!”她笑了,象一朵盛开的鲜花“我自己能上。”说着她把身上的二胡递给我“你帮我拿这个就行。”  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柔柔的她,手扶车边,脚一蹬,便上了车上。这是一个看似柔弱,却有着坚韧意志,看似平静,却有着高傲的心的人,她总是觉得别人能做到的,她同样能做到,别人不能做到的,她一样能做到!  “谢谢你,”她接过二胡,悄声说“你也到仙山?几队啊?……”  “五队呢,你在几队?”  “三队啊,……”  “啊,隔着一个队呢,”我悻悻地说。  “离你很近的,”她忽然憨憨地笑起来“晚上挑水时就能看到的,都在那条小河要水呢……”  “那我就天天去挑水,我喜欢挑水!”我高兴起来,笑道,“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哈,同饮一江水呢!天天都能见到你了……”  “我不喜欢挑水,但没人去挑,我只好去了……”她红着脸,那小小的唇角微微颤抖着,那明亮的眼睛里荡漾着一种淡淡的甜蜜,让我感受到了她的快乐。  “你会拉二胡啊,我也会的,有空和你比比看谁拉得好。”我得意地说“我小学时就会拉那阿炳的《二泉映月》……”  “呀!这没什么呀,我没念书时就会拉了,我爷爷教的。不过,”她抬头看了看我,很认真的说“你肯定拉得比我好,我只会拉一些古典乐曲,你教我新歌曲啊!”  “没事,”我脸一热,心有点虚了,“有空再说,那要看心情的……”说完,我呆呆的望着这精灵般的女孩,眼看到她,我就把她装在了心中。而她的心里,一丝甜美也如涟漪般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    到生产队后的第三天,队长把队里的男人叫到一起,说是到三队的山上砍树,每人扛一根回来给我们知青盖房子。哈,要经过她的门前呢,我高兴地跑到了前面。队长却喊住了我:“你不用去了,刚砍的树很重呢,你去仓库帮忙吧……”  “没事!”我挺起了胸“我壮着呢,能行!”  “能行?你去吧,真要扛不动就叫我啊。”队长点了点头,还拍了拍我的肩,称赞我呢!  我兴冲冲的走在了前面,远远的便看到了她前天说的那座白色的由仓库改成的女知青住房,可是那门却是紧闭着的。  我在心中暗暗的祈求:善良美好的天使啊,你一定会出现吧?……哈,还真灵!我刚走到门前,那门打开了,只见她拿着扁担绳子走了出来,看到我后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你好,我去你们那山里砍树盖房子呢!”  “是吗?我们几个也上山啊,要把你们砍下的树枝挑回呢!”她转回身指了指后面的几个知青。  “这么巧?我砍完树可以帮你们的,一起走吧!”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认真的去做一件事呢,在把队长选定的树砍倒后,我便把树枝捆好,拿去给她了。  “你真能干!”她惊奇地说“真没想到呢……”她弯腰去搬那砍倒的树,又呀的一声“这树太重啊,你能扛?”  “没事,能!”  “要小心呢,”她看了看四周,小声说“今天我们队杀猪了,嘻,都是肥肉。我们几个女的吃不了呢,你下工就来啊……”  “好啊,我来做菜,搞个东坡肉,油而不腻的,保准你们喜欢!”  “太好了!我爷爷就常做,很久没吃了!你一定来呀……”    我扛起那树时才知不是件容易的事,当我走到山下小河边时,已远远地落在别人后面,而且那树越来越沉,再也走不动了。我看看四周,空无一人,咬咬牙,将那树“逢”的一声扔入河中……  当我若无其事的回到生产队,见队长正在反复的清点树呢,便急忙往后退闪。谁知队长看到我后大喝一声:“你过来!这树数量不对啊!你砍的树呢?……”  “我抬不动,扔了……”  “扔了?”队长跳了起来“这用钱都买不到的!要打报告批的啊,多要一棵都不行呢,你就把它扔了?扔哪了?……”  “扔河里了……”  “我的妈呀!”队长气得直捶胸,就地转了几个圈子,语无伦次了“你,你是什么东西……啊,那里不好扔?……偏要扔,扔河里?……”  “扔河里没人看见啊,扔地上别人拿走怎么办?”我盯着队长,振振有词。  “走!带路去!你这小子……”  队长叫上几个人,和我一起上河边捞树去了……    几个人好不容易把那树扛回队里放好,我看队长仍在骂骂咧咧的,干脆下午也不出工了,径自跑去墟上买了些酒菜配料,准备露一手,为她做个东坡肉呢!  回到那被她叫做女兵营的白色库房时,那几个女知青正吱吱喳喳说早上有人丢树下河的事呢!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把买回的东西递给她,笑着说:“没事没事,早就捞起来了。我给你们做菜啊,很正宗的,很好吃的,吃了还想吃的……”她不声不响的接过后,转身走进厨房拿起水桶挑水去了。反倒是那几个女知青围着我转,边看我做边流着口水说:“真香!真香!你是个大厨师呢,哇,先吃一块啊!”几人你争我夺的开抢了!这时,我才猛然发觉,她还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呢!  我走近她,望着她,小声说:“你怎么啦?不高兴?”  “是你丢的树啊,怎么能这样呢?这不是队里的财产么?还是给你们盖房的呢,不能这样的……”  看到她的眼里含着泪水,我心痛如灼,忙说道:“是的,不能这样的……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好了,我们吃饭去。”  她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我们就在门前草地上铺上竹席子,围坐一团,嘻嘻哈哈的抢了起来……    月光如水,透过竹枝树叶如碎片般撒落在地上,盛开的不知名的朵朵黄花,散发出沁人肺腑的芳香!啊,多少个这如诗一般的美好夜晚,我们漫步在小河畔的树林里,我们尽情地享受了深藏心中的爱慕之情!她那温柔的絮语,迷人的一笑和那沉醉的一刻。呵,当我以臂膊环抱着她颀长秀丽的腰身,并且向她激动地倾诉爱的誓盟时,她却把柔软的身子默默地摆脱了我的紧抱,颤栗地说:“不要说……”    三年之后,有一天,她告诉我,县文工团想招她去,要听听我的意见。我祝福她,不能浪费这宝贵的机会,多少人在等待着这一天啊!她点了点头,说:她只是舍不得我,希望我能常去看她。啊,这人生,这真情,失去了,分别了,才感受到她的珍贵,她的不可代替……  送别她的那天,她紧紧拉着我的手不肯放松,含着眼泪说:她好象有种预感……  可是,车开了,她拼命地把头伸出窗外,哭着,喊着……  此时,寒风凛冽,风头如刀面如割,天地莽莽烟尘起,随风遍地石乱飞……  人间情多,爱一场,梦一场,谁能躲得过?……  啊,我只是个爱做梦的男人,梦醒了,梦就碎了,缘也就尽了…… 共 31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引发前列腺异位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标签

上一页:留下一根感情线

下一页:走进你的照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