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乡长马二小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通州信息港

导读

70年代中期,农校毕业在植保站干了快10年的马二时来运转,当上了杨树乡的乡长。当上了乡长的马二一点官架子也没有,整天笑眯眯的。可笑眯眯的马二

70年代中期,农校毕业在植保站干了快10年的马二时来运转,当上了杨树乡的乡长。当上了乡长的马二一点官架子也没有,整天笑眯眯的。可笑眯眯的马二一言九鼎,承诺老百姓的事想天法都要办成,老百姓都夸他是个好干部。笑眯眯的马二工作起来却一点不含糊,眼里更是揉不得一点沙子,如果哪个干部揩了公家的油或是占了老百姓的便宜,只要传到马二的耳朵里,逃不了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批,弄不好就一竿子抹到底,与平时慈眉善目的马二判若两人。马二连续当了两届的乡长,每次上级要提拔他到县里某部门任职时,得知消息的老百姓们就集体签名上访要求把马乡长留下来,他们舍不得让好乡长马二走。  马二于是又留下来继续当乡长,年初上级布置的各项任务样样超额完成,年终当然又是先进,捧回了一摞大大小小的奖状。为人随和的马二,三天两头下乡和老百姓们打成一片,有时下乡去河工工地检查工作,正赶上农民工们开饭,大伙儿留他吃饭,他也不客气接过筷子夹起菜就吃,碰上晚工,他会端起碗和农民们一起大口喝上一碗酒,那亲热劲让人心里暖融融的。其实带河工的村干部们得知乡长要来早备好了小灶,见他和农民们一起吃上了,也不敢吱声,只好也围上来一起喝酒吃菜。  马二好酒,老百姓家里婚丧嫁娶或是来了贵客,总以能请上马二这个乡长作陪为荣。他也不客气,只要有空一请就到。老百姓为了露脸,总是提前几天就上门把乡长请上了,生拍与别家撞车。客人们脸上也有光,与乡长一起喝酒哩!马乡长真是个好乡长,大伙儿都这么说。马乡长酒饱饭足,丢下份子钱拔脚就走,主家得知故意大声嚷嚷着,心里灌了蜜似的高兴。然后一路小跑着追上马乡长,“怎么可以这样,骂人哩乡长,能请到你心里荣耀哩,哪能要你出份子钱?万万使不得,使不得!”喝了酒的马二涨红了脸,晃着大脑袋,双手按住主家的手“收下收下,一点小心意,不收,下次八抬大轿请我都不来。一定要收下。”  其实马二心里也有苦恼,别的乡长干上几年都挪了位置,可他年年受表彰,年年原地踏步,真是清官难当。上级顺应民心是好事,可提拔搁了下来总是让人心里不爽,马二心里弊得慌,又不能跑县里去跟领导要官,除了喝酒更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一次马二酒又喝高了,回家掀起被子看见老婆肥嘟嘟的大屁股正朝着他,气打不到一处来,呼呼喘着,就给老婆屁股来了几下子,打完了酒也就醒了,赶紧给疼的龇牙咧嘴的老婆大人陪不是。深更半夜的,老婆揉着火辣辣的屁股忍着不好发火,就罚他第二天倒痰盂,马二自知理亏不敢违了老婆的意。第二天,天麻麻亮也就慌里慌张帮老婆倒了回痰盂,幸亏领居们没看见。哪知马二打老婆屁股打出了瘾,酒喝多了回家一看到老婆肥嘟嘟的屁股就按捺不住要动手,按住老婆就打屁股,酒一醒就什么事也没有。马二老婆长得人高马大,马二根本就不是老婆的对手,只是马二打老婆总是在老婆熟睡时,他酒喝高了,摇摇晃晃回到家,按住老婆就打屁股,“啪啪!”老婆被打得直咧嘴,窝着火还不能对外人说。毕竟自己的男人是一乡之长,说出去他哪还有脸面出门干工作,老婆只好忍着疼,怪自己命苦,偷偷抹眼泪。  夏天的一天中午,太阳白晃晃地在天上挂着,热浪滚滚,只有小树林里树枝头的蝉有气无力地叫着。马二在乡政府食堂参加完一个赴县供销社工作乡干部的欢送会,心情不佳的马二又喝高了。回家见老婆正在呼呼睡午觉,不由得眼前一亮,手又痒痒了,“啪啪”又打上了老婆的屁股,左右开弓,又重又狠,把马二的手都震麻了,老婆疼得眼泪也下来了,可马二正在兴头上,哪知轻重,左一下,右一下,下手更重更狠。老婆被打急了,翻身一脚把他蹬倒在地,顺手操起门后的扁担就要打。马二一惊,一下子吓醒了酒,拉开门拔脚就溜。老婆这回也豁出去了,忘记了正是大白天,想想一次次无缘无故挨的打,火腾地冒了上来,举着扁担在后面紧追不放。马二撒开脚丫拼命跑,鞋早跑丢了,老婆还在后面边追边大骂。  正午睡的村里人听见了马二老婆的骂声,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涌上去七手八脚把马二老婆按住,夺下她手里的的扁担,仍得远远的,“你真是个不识好歹的死婆娘,他是乡长呢,一乡之长,是全乡人民的父母官,你怎能说举着扁担就打,往后他的脸还往哪搁?”  马二老婆被众人围住七嘴八舌数落,心里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干脆一屁股坐下,双手拍打着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起来,“我的命好苦呀,我是有苦说不出呀!”说着就想把屁股撅起来,正要解裤腰带让人们看看马二的罪证,想想总不能大白天的把裤子脱了给人看,那丑更丢大了,于是又放开喉咙号啕大哭起来“这日子没法过了,我……我恨不得一扁担劈死个他,他不是人呀……”  村里的婆娘们闻声赶来,唧唧喳喳劝说着“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乡长的婆娘命还苦,那我们日子还有什过头?你是不是热昏头中了邪?”  气喘吁吁的马二早被村里人扶了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左右有人给扇上了蒲扇,他接过村里人刚在井水里泡过的毛巾擦着汗,“不管她,不管她个蛮不讲理的东西,任她胡搅蛮缠,真是无法无天了!”  事情过后,人们发现马乡长走路腿有点歪,有人说是被老婆扁担打的,有人说是被老婆罚跪了一夜的搓衣板。这种事谁也不好意思说破,只是偷偷说了又笑一回。不过,马二是个妻管严,被老婆抡着扁担追打的事传遍了全乡的村村落落,真成了一个茶余饭后家喻户晓的笑谈。  不久,马二就戒了酒,再有人请他喝酒,他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喝了,不喝了,你们都看见的,喝了酒回去被追着用扁担打!脸都丢尽了。”来请的人只好叹叹气走了。唉!怎么摊上这样的蛮婆娘!  戒酒后的马二再也没打过老婆的屁股,更加一心一意抓工作,得到上上下下一致好评。年底县里换届,马二被任命为县农业局局长。老百姓得知消息后没再上访挽留,都同情起他来,“这样也好,让他离那老婆远点,老婆管不着,好喝点酒,日子就舒坦了,这样的女人还是早离早好!”  马二到县农业局走马上任后,把老婆也安排到城里竹林商业城上班去了。乡里人一个个摸不着头脑,这个马二,不是自讨苦吃吗?  后来,乡里有人进城卖菜,遇到马二和老婆一起晨练,老婆在马二身后端着个茶杯,两口子有说有笑亲亲热热的。乡下人茶余饭后,把关于马二的话题又被翻了出来,不过乡里上了年纪的老辈人个个啧啧称赞,马二的官还会当大。这个世上陈世美多了去了,看马二,官大了,老婆那样抡着扁担打他,都没蹬了糟糠之妻。  果真,三年后,马二当上了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乡里人在电视上看到他依然笑眯眯的,没一点官架子。           共 25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阴囊湿疹的两款食疗方
黑龙江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治疗
标签

上一页:寻伊人1

下一页:烟的陪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