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价值观发生剧烈冲突WhatsApp创始人

2019/03/27 来源:通州信息港

导读

高级主笔@PingWest US team,报道科技、生活方式、游戏、娱乐。线索请加 lichtspektrum 并适当表明身份。当枪口

高级主笔@PingWest US team,报道科技、生活方式、游戏、娱乐。线索请加 lichtspektrum 并适当表明身份。

当枪口终于瞄准了 WhatsApp,Jan Koum 拒绝坐视不管。他通过离职向 Facebook 表达终抗议。

1

 2018 年 5 月 1 日,Facebook 的年度开发者大会 F8 在硅谷召开。F8 的前一天,简·库姆 (Jan Koum) 离开了 WhatsApp。29 日《华盛顿邮报》曝出他打算离职并辞任 Facebook 董事。次日,库姆就在 Facebook 上言简意赅地宣布了消息。他说这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旅程,但是时候分手向前看了。他将暂时离开科技行业做些别的事情,并会继续支持 WhatsApp。拥有超过 15 亿用户,在 2014 年被 Facebook 收购的即时通讯软件公司,失去了它一位联合创始人。库姆出生于 1976 年,十六岁那年从乌克兰基辅移民到了硅谷。在雅虎工作期间,他认识了布莱恩·阿克顿 (Brian Acton)。两个工程师离职后一起申请了 Facebook,结果双双被拒。

2009 年,库姆买了台 iPhone,看着刚刚上线没多久的 App Store,觉得这就是未来,决定创业,取了 What's app(什么是应用)的谐音,公司叫做 WhatsApp。随后,阿克顿从雅虎前同事那里为 WhatsApp 搞到 25 万美元融资,正式成为了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库姆并非那种天资聪颖的工程师,因为 WhatsApp 的惊人增长才成了创业者的典范。扎克伯格认识了库姆,跟他吃饭、咖啡,一起 hiking,做了两年朋友之后,终于在 2014 年正式提出收购,并邀请库姆加入 Facebook 董事会

扎克伯格和库姆有着相同的属性、相似的创业经历:扎克伯格穿着睡衣去见投资人,库姆光着脚在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扎克伯格的校友花名册一年时间红遍全美,而 WhatsApp 上线半年用户量就突破了 25 万。

然而当面临讨好用户还是董事会的抉择时,两个人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库姆一直坚持 WhatsApp 应该免费,而扎克伯格作为表决权的控制者,更倾向于赚钱——通过挖掘用户数据的方式。

当二人在同一家公司的董事会任职时,冲突在所难免。

WhatsApp 是 iPhone 时代移动即时通讯产品中成功的代表。上线早期,WhatsApp 可以免费下载使用,后来因为用户增长太快,运维成本提升(主要是短信验证码),变成了 $0.99 年费。

不过,WhatsApp 对大量的所谓“早期用户”提供终身免费服务。至于它如何在近几年保持了初期增长势头,除了几乎不要钱之外,一个的原因应该是加密特性。

Facebook 收购 WhatsApp 引发了公众关于隐私和收费模式的担忧。面对舆论,库姆和阿克顿宣布,在可预见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会降低加密技术水平。

这等于向公众承诺,WhatsApp 将不会成为 Facebook 庞大的数据-广告商业模式当中的一部分。

然而 Facebook 并不是一家慈善机构,它过去的几笔大收购,如 Instagram、Oculus 等,从融入和商业化结果的角度来看都还算成功。

毕竟 WhatsApp 是一笔 190 亿美元天价的收购,扎克伯格对它有多少企图,自然不消多说。

从寄人篱下的天起,

价值观发生剧烈冲突WhatsApp创始人

库姆和阿克顿都在消极应对 Facebook 对营利的要求。2016 年,WhatsApp 采用了业界知名机构 Open Whisper Systems 的的加密通讯协议——加密性反而比被收购之前还高了。

对公司失去信心的阿克顿,在去年 9 月就离开了 Facebook,跟 Open Whisper Systems 创办者莫克西·马林斯佩克 (Moxie Marlinspike) 一起成立了非营利机构 Signal Foundation。

二人通过这个机构募集基金,以维持 Signal——马林斯佩克开发的免费加密通讯应用——的正常运转。

Signal 成为了自 WhatsApp、Telegram 之后隐私人士的新宠儿,得到大量媒体和政府告密者的采用。

回到 WhatsApp 这边。加入新公司四年后,可能是受限股已经套现完毕,库姆在公司里,特别是扎克伯格的面前终于不用再低声下气了。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库姆与 Facebook 董事会发生激烈冲突,并已经准备好了离开公司。报道称库姆不认同 Facebook 制订的新战略,无法接受母公司开始利用 WhatsApp 用户的数据,反对母公司打算降低 WhatsApp 的加密水准的企图。

Facebook 的企图很好理解:它需要获得更多用户的数据、关于用户更多方面的数据,来加强它的广告、时间线以及个性化内容呈现的效果,或者利用更多样化的数据挖掘方法,来开辟新的收入。

而 15 亿 WhatsApp 用户的数据就躺在它的服务器里。如果降低加密性,去掉端到端,15 亿用户每天所产生的数据所埋藏的价值,远比少得可怜的付费用户每年 1 美元施舍要大得多。

Facebook 使用这些数据的阻碍,就是 WhatsApp 的创始人们对于隐私、加密和免费的承诺了。

在刚刚过去的两个月里,社交络巨头在用户隐私数据管理方面遭遇了排山倒海前所未有的抨击。

由于三年前不够谨慎,近一亿用户的数据被一家政治心理分析公司滥用,以及对平台上的外国假疏于管理,导致重大选举被左右,上个月扎克伯格不得不接受近百名国会议员的质询。

作为前员工的阿克顿,因收购身价涨到了大约 65 亿美元,在陷入危机的 Facebook 身上补了一刀。过去两个月,他是社交络上 #DeleteFacebook 运动的主要支持者之一。

相对更低调的库姆,其实早就忍不住了。知情人士爆料称他在 Facebook 丑闻曝光之前就和公司发生过决策冲突,去意已决。

扎克伯格早年驱逐过联合创始人兼 CFO 爱德华多·萨佛林、总裁肖恩·帕克等人;公司上市后,除了 A、B 股这种惯常的掌握投票权手段之外,他还几次想要发行第三类股票加强自己的控制力——他对 Facebook 的控制是显而易见的。

董事会的其他成员如谢丽尔·桑德伯格、彼得·蒂尔、马克·安德森等,如果不是可信赖、依靠和一致行动的盟友,不可能成为董事。

库姆是董事会里以 Facebook 收购对象公司创始人的身份加入者,也成了董事会的个变节者。

扎克伯格现在一定在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Facebookwhatsapp

高级主笔@PingWest US team,报道科技、生活方式、游戏、娱乐。线索请加 lichtspektrum 并适当表明身份。

标签